• 民航空運公司神岡空難

    Posted on April 10th, 2010 Administrator 5 comments

    1964年6月20日在神岡地區上空發生的民航空運公司(Civil Air Transport Co. Ltd.)C-46 B-908空難,在沈寂多年後,前一陣子因為當地居民所經歷的靈異事件,又再度登上報紙。我在網路上所找到的相關中文網頁中,多半是以資深廣播人崔小萍女士所著『天鵝悲歌』的書摘和管仁健先生部落格上的『台灣對中國的「奪機」鬧劇』為主要資訊來源。民航空運公司在當年空難發生後也派員調查,而間接擁有民航空運公司40%股權的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45年後公開了一部份的調查報告,讓我們對這件可能是台灣史上首次劫持民航機事件又多了一層了解。

    這架班號106的飛機的確如管文所述,「就像縱貫線的對號列車一樣」,在各大城市間穿梭。管文和崔文都指出這架飛機當天的航線是台北–台中–台南–馬公–台南–台中–台北,但從調查報告所提供的飛航計畫來看,這架C-46那天的航線複雜多了,光是馬公就飛了兩趟:

    管文和崔文提到兩名劫機嫌犯曾晹與王正義是在下午一點半鐘,跟26名旅客依序在馬公登機。從上面這張表來看,登機時間就不太對:因為飛機在下午四點才起飛,如果一點半就登機,表示所有乘客至少都得在機艙裡等上兩個小時。中情局提供的另一份文件顯示當天在澎湖登機要飛往台北的旅客是21名,抵達台南後又有15人登機,最後在台中又上了16名旅客,總共52位乘客,外加5名機員。

    以上只是一些小細節,跟劫機的案情應該沒有直接關連。比較特別的是,管文和崔文不約而同的提到,當天墜機地點附近上空,正好有一架空軍救護隊的直昇機在飛行,而且飛行員全程目擊了C-46墜毀的經過。如果真有其事,這名飛行員應該是重要人證,因為他不僅是目擊者,還是一個懂飛行的目擊者。但奇怪的是,中情局公開的文件中沒有任何一份提到有這樣的目擊者,在調查中也沒有引用如此重要的證詞。

    調查報告提到的目擊者並不多:美國軍官Lt. Col. Davis和Major Wells只看到飛機從水湳機場起飛轉向北飛的一段;有位農民的太太Mrs. K. S. Hsu則說飛機墜地時左翼比較低;另一個名叫Cheng的女士(我個人懷疑她跟Mrs. K. S. Hsu是同一個人,只是不同人寫的報告中用了冠夫姓和本姓)當時在一公里外挖菜,看到飛機向左傾斜後墜毀。官方的水湳塔台則是看到了飛機墜毀後冒出的黑煙;而後來才改名清泉崗的公館機場塔台,是接到水湳通知才知道有飛機失事:

    所以我懷疑有救護隊直昇機飛行員目擊這件事只是誤傳,因為這麼重要的證詞怎麼可能在文件中完全沒有提到?當天空軍的確在事發後派了一架直昇機到現場,會不會因此以訛傳訛,變成直昇機目擊失事?不過空軍的說法也令人玩味,因為直昇機是在「他們發現(noticed)這架往北飛的飛機向左轉然後墜毀」之後派遣的,此處的noticed究竟是主動的看到還是被通知?

    崔文提到「由於飛機是在向右傾斜的狀況下撞毀的,所以坐在駕駛艙右座的副駕駛龔慕韓所遭受的撞擊力最大」,但是根據現場勘驗和目擊證詞,飛機應該是向左傾斜才對。而管文和崔文都說「駕駛艙內也發現了一件撕爛的卡其布上衣,上面有著海軍中尉的肩章」,恐怕也跟實際狀況有些差距。當天駕駛艙被撞個稀爛,應該是分不出艙內還是艙外了:

    我拿到的文件顯然很有限,德州大學達拉斯校區的Larry D. Sall博士根據中情局文件所完成的The Crash of Civil Air Transport Flight B-908就有更深入的內容。例如崔文說曾、王兩位嫌犯是當天才購買機票,但Sall博士的文章指出,王正義早在6月17日就為兩人預訂了第二天的機票,然後曾晹在18日把機票改成20日的飛機,事發當天曾晹則是在三點半check in。

    今年這一波的相關新聞還提到歌手施文彬的父親施國華也在這班失事飛機上。我從德州大學達拉斯校區為民航空運公司與Air America殉職員工所立的紀念牌上,找到了18位當天也搭乘這班飛機的民航空運公司員工姓名,其中就包括了施國華先生。只可惜這些姓名都是英文的音譯,除了施先生和正副駕駛,其他人的中文姓名都不可考:

    • Yung-Kung Chang (男空服員張允恭)
    • N C Chen
    • C K Chen
    • H S Chen
    • Ching-Ching Chen (女空服員陳清清)
    • H G Cho
    • H Y Choi (韓籍女空服員趙惠英)
    • C C Chou
    • T H Hu
    • K C Kan
    • Mu-Shuen Kung (副駕駛龔慕韓)
    • C Y Lee
    • Ruby Lee
    • Benji Lin (正駕駛林宏基)
    • K H Shia
    • K H Shih (施國華)
    • B Y Van
    • H C Weng
     

    5 responses to “民航空運公司神岡空難” RSS icon

    • 版主您好,看得出來您是真正的飛機迷,而我只是單純的懷舊,所以拙作裡有許多疏漏,感謝賜正。我也簡單回覆。

      民航公司神岡空難失事的這班飛機,就是公務用的「普通車」,在台灣西岸各大城市起降接送,他們另外有專門接送散客的馬公台北直航機。這班飛機載送的是民航公司員工台北、台南、馬公三地的公務用,也用來載送郵件或美軍與眷屬。早上怎麼飛都固定是台北起飛,還有一趟台南馬公,飛行員與機組人員每天中午都固定在馬公用餐,休息後再飛。

      當天行程台中的起降,完全是因為陸董這一團要趕圓山飯店的晚宴,也就是說機上除了機組員、民航公司員工、美軍與眷屬、電影團,唯一陌生的就是這兩個軍人。民航公司為什麼賣票給這兩個人?至今也依然是謎。如果我沒猜錯,這兩個人一定與CIA有什麼線民關係,否則CIA也好、陳香梅也好,不可能去幫老蔣擦屁股的。

    • 管先生,您好:我只是無意發中發現這批檔案,而政府又沒有公開相關的細節(也許是我自己沒找到),所以藉此讓大家可以了解更多一些。您的研究還是更深入,比如您留言所說,這班機是固定的公務機,而當天只載了哪些人,這些在CIA的公開檔案都沒有提到。謝謝您的補充!

    • 崔小萍所著『天鵝悲歌』裏頭的資料,其實是來自航空作家王立楨多年前在美國世界日報所發表的文章,王立楨的作品多是訪談空軍人員所寫成,該份報紙我已經遺失,印象中文章是有記述該架空軍救護隊飛行員的名字以及其目擊經過。底下是王立楨先生的部落格及Facebook,直接詢問王先生或許可以釐清此一疑點。

      http://100pilots.blogspot.com/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wang-li-zhen-Li-Wang/1256206006

    • Yung-Kung Chang (男空服員張允恭)

      Ching-Ching Chen (女空服員陳清清)

      H Y Choi (韓籍女空服員趙惠英)

      事發後情治人員前往澎湖清查在馬公登機及下機的乘客,發現王正義住處的收音機及電風扇仍開著。這可能純粹是為故佈疑陣,過去國共雙方空軍飛行員要叛逃飛往對方,有幾個也有類似行為,出發前將住處電燈或收音機開啟。

    • 雪風兄:感謝你的補充,已經將他們的名字加到正文中。我發現有完整英文譯名剛好都是crew。


    Leave a reply